大西坝旧址所见所闻所思

发布日期:2020-06-10 11:05:02 阅读数:-

【文字 关闭窗口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让历史文化同登时代列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西坝旧址所见所闻所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·沈长根
早春二月,飞雪过后,春风拂柳。我们难抑郊游之情。登上地铁西行,以期一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大西坝旧址的风采。
一路听着列车播音员的甜美讲解声:“历史文化名城,现代文明城市,书藏古今,港通天下”。到终点站高桥西下车后,举目眺望,左边是河,右边是田。问一位在蔺草田里喷药的老农:“大西坝怎么走?”老农抬手一指:“这条就是大西坝河,沿河十来分钟就到。”
大家闻言,精神一振,足下生风。进入村庄,沿河进去,一座古朴的凉亭迎面而立,旁有一碑引人注目:宁波市鄞州区(现为海曙区)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大西坝及凉亭。于是,便与凉亭中闲坐的村民聊起大西坝的前世今生。一位年长的村民年轻时做过大西坝的车坝工。他自豪地介绍:大西坝是浙东运河上的甬城门户,沟通西塘河和姚江的咽喉。所谓车坝,就是把船拉过坝。每逢姚江涨潮,由村民组成的车坝工就去车坝,16人一班,船一来,就用粗大的绳索套住船尾,然后,推着车盘上的木杠,如牛车水,绕着车盘转,将船慢慢地牵引到坝头,压上滚动的椽木,让船缓缓地滑到另一边的水道中去。
在以水运为主的古代,大西坝是连接浙东运河——明州通往杭州的航道要津。南来北往的官员、学子、商贾、军旅、僧道等,大都走此水道。为方便客商歇脚,在一段百余米的沿河路上,村里建了三座凉亭:上凉亭、中凉亭、下凉亭(现已被拆除)。细观上凉亭,四柱各镌一联:“雨夕风晨也堪托足,南来北往到此问津”;“暂寄足乎欲行且止,请息肩矣少住为佳”。 可见当时大西坝过往客商之众。
1011公里的中国大运河由隋唐大运河、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组成,宁波段位于最南端。《鄞县通志》载:“县西北高桥乡大西坝,阻咸蓄淡,兼通舟楫。宋宝祐元年(1253),大使吴潜建。”大西坝是中国大运河内河航道与外海相连的节点。宁波因此具有运河城市和海港城市的双重身份,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端点之一。难怪大西坝旧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村民的介绍,更激起我一睹大西坝真容的迫切心情,于是快步前行,不料目之所及的却是一个个遗憾——
离凉亭几十米的河边护栏旁,见到了那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,上书:大运河——姚江水利航运设施大西坝旧址;落款: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,2013年3月5日公布。看着这庄重厚实的石碑和金灿灿的字迹,同时映入眼帘的却是紧挨石碑的两只垃圾桶!这犹如佳肴上飞落的两只苍蝇,使人顿生一种恶心之感。
举目环视,难寻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大西坝旧址的船坝设施的踪影,在大西坝河与姚江相接处唯有一座单孔水泥闸门。村民告知,水泥闸门建造于1958年,而昔日繁忙的大西坝已被泥石覆盖,废为排涝的泄洪口。这便是一个更大的遗憾。
煞风景的是,在原坝址的大西坝河边上有一座公共厕所,更扎眼的是坝址旁边还有一个垃圾场,建筑生活垃圾源源不断地向姚江推进;那个与裘市隔江相望的蓝公渡,大有被垃圾侵吞之虑;野渡无人舟自横,一条横在江边的水泥船,已用铁皮搭建成了简陋的居舍。
遗憾一个接着一个。村民相告,原来大西坝旁边建有车坝工休息的坝房和接官亭、官厅、普渡庵、雷祖殿、三圣殿等。接官亭刻有“四明锁钥”四个大字,装有一门火炮,见有官船前来,就鸣炮相迎。可惜,现已荡然无存了……
带着遗憾,重回村口。宽阔的通途路车水马龙,擦村而过;高架的地铁线在眼前耸立;抬眼大西坝河对岸,正在开发建设的工地上塔吊林立。看着这一切,不禁让人思绪纷飞。
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,宁波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城市行列,拥有了至今唯一的世界级文化名片。宁波,这个中国大运河最南端的城市,为中国大运河文明找到了出海口,提供了河海联运、接轨内外贸易的黄金水道与优良港埠,成为中国大运河连接世界大通道的南端国门——“东出大洋,西连江淮,转运南北,港通天下”。
值得一提的是,自然江河与人工塘河并行结合、复线运行、因势取舍,是宁波段运河与众不同的重要特征,巧妙地解决了潮汐、水位等影响航运的难题,大西坝就是最好的例证。专家慨叹:大西坝是10世纪在浙东运河上诞生的杰出的工程建筑形式,是工程与河流和谐运作的典范!
如何用好这张宁波至今唯一的世界级文化名片,各级领导自有蓝图在胸。就笔者现场所见所闻所思而言,大西坝村至少三事可做:
一是治理上述“遗憾”中的脏乱差,给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大运河——姚江水利航运设施大西坝旧址”好好洗一个脸。
二是将专家为之慨叹的中国“10世纪在浙东运河上诞生的杰出的工程建筑形式,工程与河流和谐运作的典范”的大西坝旧址及设施恢复原貌,重见天日,让人们一睹她的风采。
三是大西坝村是一个独具文化特色的古村落,目前仍保存有百年老宅。如将大西坝旧址及坝房、车坝设施和接官亭、官厅、普渡庵、雷祖殿、三圣殿、蓝公渡等等加以恢复;同时,整顿当前杂乱的村落建设,把原来几个凉亭一侧的偏房腾出来(原先供过往客商歇脚、存货、交易的用房,现为居民住房,包括三圣殿等)。大西坝村就可建成一个特色旅游的古村落。人们到此,除参观之外,可到大西坝的坝头上去车一下坝,体验一下古时车坝工的生活,可在蓝公渡摆个渡,领略一下宁波段运河的旖旎风光,也可在上中下三个凉亭一侧的偏房里,享受一下运河文化的各类活动,等等。若能统一规划,把浙东运河宁波段上的各个文化节点串联起来,那就蔚为大观了。
历史文化名城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,而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则是城市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,在当下现代化建设中,如何让历史文化同时登上时代的列车,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。我的目光又投向宽阔的通途路、高架的地铁线和大西坝河对岸塔吊林立的工地上。如果能在相关法规和政策的指导下,把保护、发掘、恢复、弘扬历史文化的任务担当起来,与开发建设同步进行,通过政府引导、民众参与、市场运作,就能让历史文化同时登上时代列车”的期盼,成为扎扎实实的行动了。
 
 
【原载《东南商》2017年2月3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