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历四明湖水库建设

发布日期:2020-04-03 11:07:41 阅读数:-

【文字 关闭窗口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明辉口述   丁唯真整理
 
1958年夏,余姚遭遇整整100天的干旱,姚江咸潮倒灌,塘库湖泊干涸,农业严重减产,人畜饮水都成严重问题。旱灾后,丈亭镇书记去慰问灾民,帮助他们修好小水库,但没出半个月,中、小水库的水又都干涸。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:必须建造大型水库,才能彻底解决旱情。
我当时任余姚县水利局副局长。9月6日,中共余姚县委召开扩大会议,会上决定兴建四明湖大型水库,并上报省委。同时我们马不停蹄地赶赴河南,学习他们的抗旱经验,根据梁弄的地形特征,决定在邱家湾村南面的石乱山与美女山之间兴建四明湖水库。
9月27日,抽调来的人员都集中到邱家湾,成立了指挥部。由副县长包纯和任指挥,我和姚春芬、陈长富、杨可诚任副指挥。9月底,一支来自余姚各个公社的6000多名精壮劳力组成的建库大军浩浩荡荡地开进四明湖水库建设工地。
建造水库,移民是个大问题。千百年来,当地百姓在这里繁衍生息,故土难离,但他们顾全大局,有的投亲靠友到水库上游乡村,有部分集体外移至牟山湖农场。蓄水区内有15420亩最肥沃最平整的良田被征用,人均土地大大减少,移民损失很重,但没有任何补偿,只供应少量进火计划价海杉木和黄“洋瓦”给他们,其余都自行解决。移房户只准带走“屋内脏”,不准拆房揭瓦,要留给日后筑坝民工暂住。
当时,县委组织全县下放干部集中拆房,夜以继日地突击搬迁房屋,半年时间就移民6000多人,移房4774间。这段往事令我感慨不已:老区人民在战争年代为建设新中国,曾作出过巨大的贡献。解放后,又为国家建设、为全县人民的幸福,毫无怨言地牺牲了自己的利益,中国的农民是天底下最好的农民!
10月1日,工地上召开了誓师大会,水库工程在隧道口放炮开工!
工程是在一无机械设备,二无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动工的。建造这样的大型水利工程,没有规范的、专业的勘测和设计,施工仅凭县水利部门技术员设计的两张图纸——《大坝剖面图》和《输水隧洞进口图》,连负责技术监理的都是几位土工程师。我们决定采用“松土爆破化、运土车子化、压土滚筒化”办法作业。当时工业不发达,物资缺少,黄色炸药根本买不到。指挥部组织一部分青壮年学习爆破技术,能者为师,利用自己研制的土炸药、雷管这些“先进武器”进行松土裂石。
建设水库的工具很简陋、原始,建设者们用尖镐(鹤嘴镐)、铢锄(大锄头)刨挖山上的黄泥,用铁钎、鎯头打炮眼、填炸药开山采石。一位梁弄民工在爆破前提前进入山洞,不幸被滑落下来的大石头砸中,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“一把锄头两个筐,一根扁担压肩膀,添个朵柱帮帮忙,挑担走路不晃荡……”。
在手挖肩挑的同时,我们指挥部的人员想尽一切办法,各公社组织民工办木工厂,由木匠师傅辅导,特制四轮牛车,下铺木轨,从全县农村抽调两千余头耕牛拉车运土,又向慈溪县观海卫借来1台履带拖拉机碾压,还做木滚筒以人工拖拉碾压。大坝压土,当时只能用轳桶和木夯。一担担黄土或沙石从蓄水处挖出,用肩膀挑到坝身,经平整后,用轳桶和木夯压平、夯实。
拦河大坝的核心工程是心墙,而挖夹心墙是心墙的基础工程。为保证回填黄泥质量,工程施工指挥部加强施工技术指导,从取土墙到碾压过的心墙黄泥,都经过严格的碾压密度和含水量的检验。改进碾压工具,提高心墙黄泥碾压密度。
施工组织还以公社为单位设立团部,管理区为营部,大队为连部。工地成立党总支、团委,做政治思想工作,开展团与团、营与营、连与连和人与人之间的劳动竞赛。
建库工地红旗招展,人头攒动,有“要高山低头,河水让路”的豪情,又有“抢晴天、抓阴天,微风细雨当好天,电灯底下当白天,争取一天当两天”的实干。民工们踩着泥泞,冒着严寒酷暑,自己做饭烧水、洗衣缝补,都忘我地投身筑坝劳动,一干就是个把月,你来他去,一拨接一拨,从不间断。有的党员、干部和积极分子都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。他们实行早出晚归,自带冷饭包解决中餐。二十四小时,实行三班轮流作业,水库工地昼夜不息。没有大电网供电,就自备小型发电机发电,用探照灯照明,通宵达旦,劳动不止。虽然条件艰苦,环境恶劣,但民工们干劲十足,工地上经常回荡着谈笑歌声,更多的是响彻云天的劳动号子。哪怕在寒冬腊月,好多民工都赤膊上阵。那时,有人自编了顺口溜:“光膊只顾出,伤风自负责;出工不出力,请你回家去休息……”。
四明山下筑水库,
可比银河下山坞,
倾盆大雨不受洪,
旱来湖水满田流。
这首诗在当时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,民工们“放开肚子吃饭,鼓足干劲生产”。
但四明湖仓促上马,边施工边勘测钻探设计,教训也很深刻。1959年4月,大坝加高到8米时堵口蓄水。为加快速度,采取大坝分段到团部,开展团与团之间的红旗竞赛。由于大坝是软土基础,镇压层做得不实,加荷速度过快,造成向下游滑动。1960年那次,县里正在召开全县干部大会,得到消息,县委当即停止会议,组织机关干部连夜到水库下游的肖东、云楼等地,动员群众上山,并电告上虞县政府,通知永徐、朱巷等地群众转移。后经坝顶卸荷和加做镇压层,才避免了事故再次发生。
水库建设过程中,省领导都非常重视,曾多次到工地指导工作。宁波地区水利局领导和工程师们更是经常来水库,及时帮助解决建设中的种种困难。省厅里的几位高级工程师,是建设工地上的“及时雨”。当工地一出现疑难杂症时,他们立即赶来,现场开会、讨论,制订方案,使工程顺利进行。各部门千方百计调运各种建材物资,财政部门及时支持建设资金。卫生部门派出医务人员长驻工地,从水库指挥部到团部都设有医务室,为民工及时医伤治病,保障民工的健康。余姚有关的工业、手工业单位,都抽调了技术骨干,到工地帮助建造发电车间,搞工具革新。
除了技术上支持,工地上还来过很多文化宣传活动。余姚越剧团曾多次赴水库工地作慰问演出,余姚师范的师生们也多次到工地进行宣传活动。连远在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的师生,也来水库工地参加建设。他们边劳动边宣传,还协助各团部建立文工团,开展文娱演出等活动,活跃和丰富了民工们的业余生活。
到1963年6月,水库基本建成,施工告一段落。
为确保水库的安全、高效,1976-1989年间,又实施了保坝建设。使灌区农田成为吨粮田,彻底扭转了下游地区洪涝灾害不断的局面。
20世纪90年代,水库又开始承担供水任务,担负起40万人的用水,年供水量大道5000万方。
2002-2004年,又进行了水库枢纽工程全面彻底的除险加固工程建设。解决了大坝沉陷位移等问题。加固工程使我们真正认识到“兴修水利,一定要尊重科学技术”。
2005年,四明湖水库被评为优良工程。四明湖水库的建成,发挥出极大的社会效益:防洪减灾削减洪峰,蓄滞洪量5.0亿立方;灌溉供水28亿立方,灌溉农田33.5万亩,增产粮食32亿公斤;自来水日供7万吨;饮用水普及人口30万;防洪灌溉供水等经济效益逾100亿元。此外,还提供商品鲜鱼800万公斤,水力发电1400万千瓦时。近年来,还开发建设旅游度假村,余姚群众赞为“致富湖”。
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民生之本。四明湖水库的建设,变水患为水利,四明湖的每方水,都谱写着当年县委县政府“安邦兴业”的决策,是全县干群艰苦奋斗,流汗流血的结晶。当年的建设者们有山一样的胸襟,他们没有华丽的语言,却有愚公移山的执着;没有光鲜的外表,却有大刀阔斧的豪迈;没有丰厚的回报,却有越挫越勇的意志。